独自等待

野生的桂花树突然间开花,那芬芳的味道一夜之间传遍千里山林。
空山新雨,古庙青灯。
雨线淅淅沥沥地飘着,如庙里面那丝丝缕缕飘荡在空中地炊烟。你忽略了她缘何而起,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结束。仿佛就这么拖拖拉拉地没有尽头。



 


================独自等待

它是街道边的一盏路灯,基本上每天都会遇见。清晨时,行人匆匆。傍晚时,隐隐约约。
我住在公司后院,每天上班下班都会遇见,白色的有些变了色的灯杆,灰蒙蒙的带点黑的灯罩,一动不动的簇立在紫红色的街边砖中,路人纷纷路过,都觉它融入到这个集体中;它和周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只是存在于我每天经过之处,略显讨厌。
此时街道很安静,只有轻风吹着贴在它身上的标签哗啦啦的响。
不管远观,还是入进去揣摩,看的透也是看不透。
我转身,它依旧如此。总是在闪耀,偶尔会熄灭半响。不经意之间又亮起,如此反复,丝毫不觉得无趣。 快看。它又一次熄灭。
我曾想用相机将他记录在人生的里程碑,可它却说你在或者不在,我都在

-----松江新桥的路灯

2008-4-7 09:50
1 分享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码赞助

支付宝扫码赞助

日期: 2015-04-11分类: 最后的净土

标签: 最后的净土

发表评论